老星星

狗血甜文写手

【凪玲】那位赞助商到底有没有虐待动物?

油管博主 x 他的赞助商,动画党的ooc小短片


1、

凪诚士郎,油管账户用的默认头像,网名用户xxxxx,是某管千万粉级别极限挑战大神,知名度赶超本土明星,被万人投为“年度满级人类”。


本人懒到入网不改昵称、平日不发自拍、刷管不回评论、骂街只回句号,像个疯子。老实拍视频的时候更像疯子,赛车、滑板、无防护攀岩、冲浪、蹦极,随便几套下去脑浆都霍匀了,但凪偏偏十分热衷,镜头下的他稳健而狂野,在悬崖峭壁、惊涛骇浪、丛林越野中游刃有余、身姿矫健。当他的头发迎风飞扬、衬衫被汗水浸渍时,他有如死水的瞳孔都飒俐了起来。


凪诚士郎视频里的挑战危险程度极大,大到观众隔着屏幕都能切身体会吊桥效应,心脏随着他起落的幅度或周遭急速倒退的景物一起跳到了嗓子眼,当那张帅脸贴近镜头的时候,心跳倏地失律几秒——已经分不清是心动还是心梗了。


玩完以后,工作结束,凪诚士郎的气质瞬间答飒下来。


他紧接着就喘着气抹一把汗,扔掉手上的道具,拖长声音要下班要吃饭。摄影师跟着他走,顺便拍一下晚餐,弥补他从不发自拍、粉丝没法了解偶像日常的缺憾。


他的吃相比较随便,先叉一块食物把腮帮子塞满,然后蠕动口腔。有时吃到一半嚼累呆住了,还需要摄影师紧急入镜、拍拍鼓鼓的腮帮子人为驱动、才继续进食。


这是他吃饭的常态,像只嗦草嗦到一半发条耗尽了的兔子,憨住不少人。


【主包给张大图看看三瓣嘴,否则绑架代替购买(拿出麻袋)】

【用户xxxxx 回复:[兔兔肘击jpg.]】


——钟爱叉嘴兔表情包,一度被粉丝称为“四瓣嘴米菲”。


2、

御影玲王,凪诚士郎的摄影师兼合伙人。不过,与其说是合伙人或者摄影师,那位其实更像金主。


原本凪没打算成为博主,他只是因为多巴胺分泌水平远低于普通人,才会去尝试极限挑战——因为对多巴胺不敏感,所以普通的运动和游戏无法让他感受到“快感”。


结果,他某次野外极限挑战的全过程被路边的目睹者录下来,发到了网上。


视频的录制手法并不专业,是以路人视角抓拍的,有些模糊。起初观看的人数也不多,只有寥寥几人,直到有一个大博主转发了他的视频,他这个宝藏才被更多人发现,他也随之声名鹊起。再后来,他注册了油管账号,逐渐积攒了数量庞大的活粉。


那位转发视频的大博主就是御影玲王,麾下千亿财产的财阀大少爷。视频风波那阵子,据说少爷透过垃圾的视频画质和低劣的摄影手法、一眼相中的他,还不知道怎么弄到了凪的电话,迅速联系上了凪诚士郎。


那个声音隐隐有些兴奋,透过电话传来,让人想看看他脸上挂着怎样欢愉的表情:“和我合作吧!我为你雇佣团队、给你提供更专业的指导、帮你经营你的账户,你继续你的生活爱好,顺便发笔横财,这无疑是双赢的选择。”


“双赢吗……给我钱我是很高兴,但你帮我的理由是?”

“千金难买我乐意。”对面轻笑一声,“而且,我喜欢有才能的人。”

“感觉好麻烦。”

“你没有渴望的东西吗?财富、感情、声誉……这些怎么能被区区一句麻烦一笔带过?”


凪说不过他,或者说疲于寻找理由,任他去了。于是,行动派御影玲王当晚闯入凪诚士郎家,入驻成为npc,从此以后,凪的生活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、懒散的日常被规划得妥妥贴贴。


他还以为那么八面玲珑的商人会是尖嘴猴腮、满眼计算的大人呢,结果两人第一次会面时,凪发现御影玲王只是个和他同龄的男生,大圆眼冲天小揪揪,精明可爱又亲切的长相。外人说他雷厉风行手段狠辣,但凪诚士郎觉得玲王除了逼迫他准点吃饭时比较雷厉风行,其他时候都温柔得不像话。


那个人自然而强势地介入他的生活,给他买山堆堆的新衣服和食物、监督他生病及时就诊规律生活作息,力图把他养得白白胖胖。


当玲王摸着他的脑袋温声哄他吃饭时,凪靠在他的肩膀上、或者枕着他的腿,过着大肉虫般的生活,自己说话声音也变得软绵绵的,骨头酥着,懒洋洋的。


他眨着散漫的死鱼眼,盯着和传闻一点也不相同的大财主,听到他察觉自己目光后笑着询问的那句“怎么啦?”,凪诚士郎觉得生活要是一直这样下去,也不错。


和玲王呆在一起的时候,他很少会想去做极限运动,这是为什么?凪诚士郎常常会为这个问题出神,怔在原地半晌,最后以不愿深想的由头不了了之。


3、

两人都觉得同居生活和谐得不能更和谐了。


问题在于,凪诚士郎的粉丝不这样觉得。


自从知道两位住在一起,凪诚士郎的粉丝都变得十分躁动。


【omg,和御影家的人住在一起,我的宝会被欺负吧??】

【凪那么单纯,被无意识压榨了也不会反抗,想想就好可怜www】

【会不会不让睡懒觉、被逼迫997、限制食量什么的】

【天哪,凪难道被要求不停练习视频里的那些危险运动?会出事吧!!】

【我也觉得,看他每次都着急要下班吃饭的样子,他肯定不是自愿做视频的】

【资本家好可怕,要不要众筹给凪赎身】

【应该没那么夸张......这届网友的想象力略出众啊】


为了一探究竟,部分自媒体博主自发组成敢死小队,趁着玲王出门的时候联系上了凪诚士郎,以工作为由邀请他参加这次露脸访谈直播。


虽然是未经宣传的小型访谈,但当天到达直播现场的观众还是破了万。凪穿着高中生风格休闲装入镜后,场面更是一片混乱,弹幕儿子老公哥哥一通乱喊,百花齐放。


话不多说,主持人简单寒暄,将摄像头对准凪诚士郎的脸,进入了今天万众期待的问答环节。


Q1:凪喜欢现在的工作吗?


主持人读出问题后,还刻意附带一句:“御影先生现在不在,凪先生可以畅所欲言哦。”


凪诚士郎困惑地看看他,又看向镜头,不作他想,摇摇头道:“不喜欢。”


主持人意味深长地哦一声,刚消停下来一些的弹幕也突然暴增,一大片“看吧”“果然如此”“我就说”,还有大量泪崩小黄脸。


凪瞧着他们奇怪的反应,一头雾水。


Q2:既然不喜欢工作,为什么还在做呢?


凪想了想:“如果不做就会死吧?”


“什么?”主持人吓了一跳,拿话筒的手抖了抖。


“玲王说我的工作就是吃饭、睡觉、再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,蹦极什么的。”凪诚士郎低头掰着手指,“虽然每件事都很麻烦,但都是生活必要的,不吃饭就会饿死,不睡觉就会过劳死,不玩就会无聊死。”


他真的很认真在分析,弹幕清一色的省略号。


“......是、是这样吗。”


“?”


Q3:玲王有没有逼迫凪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?


主持人拿出杀手锏问题:“这个问题很关键哦,要说的详细一些!”


“硬要说的话......有很多吧?”凪眼中的困惑愈浓,他对这次访谈开始感到无趣了,但玲王说过面对粉丝要亲切、不能任性,所以他仍然乖乖回答主持人的问题,“玲王经常逼迫我按时吃饭,早饭明明不吃也不会饿的;感冒逼我去看医生,但不看医生也会自己好,完全是多此一举;吃东西吃到半饱就不想咀嚼了,可是玲王非要亲自拿勺子把我喂到十二分饱,说生长期要多吃点......”


他的表情太正经了,乍一听像是抱怨,但发言内容震惊主持人一整年。


主持人瞳孔地震:“咳,两位,两位关系很好啊。”


【?是否太好了一点】

【22岁生长期,很合理】

【强行合理】

【???感觉事情走向了始料未及的方向】

【原以为是资本主义压榨,没想到是富婆包养啊打扰了】


Q4:凪有喜欢的东西吗?


凪木着脸沉默了一会儿,看上去很认真地在想:“玲王吧。”


主持人被秀麻了,不想再纠正玲王不属于东西这件事:“为什么呢?”


“所有人都在制造麻烦,只有玲王是解决麻烦的人。”他说,“如果累了就背我代步,困了帮我掖被子,运动结束还会骑单车接我......”


“好的。”主持人打断吟唱,“感谢您的配合,那么今天的问答就到这里。”


【主持人破防哈哈哈调查资本阴谋结果遇上真南通】

【手里的瓜突然变成了狗粮】

【头上突然长出了狗耳】

【这就完了吗才四个问题!】

【等等,我不信,我要看日常!!】

【等玲王回来偷偷录一段日常吧球球球球否则死不瞑目】


4、

应粉丝要求,团队决定将镜头埋伏在这里,等今晚玲王回来,一举揭穿两人真正的相处模式!


他们和凪诚士郎商量了许久,凪最终同意准时打开直播、把摄像机藏在卧室角落里,并且不把事情透露给玲王。


玲王回来的时间比平常晚了一些,凌晨一点才敲响家门。清脆的敲门声传入收音设备,无线电那头的直播间顿时热闹起来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有些疲惫沙哑的嗓音,混着放包的声音一同传来,仿佛倦鸟归林,能让人脑补出他西装革履但风尘仆仆的模样。


“玲王回得好晚。”有什么困困的东西粘过去了!


玲王看见凪诚士郎迷迷瞪瞪的样子,有些好笑,疲劳似乎都被驱散了:“怎么还不睡?我刚从机场回来,不干净,别把头靠在我肩膀上,等我去洗个澡。”


“我也想洗。”


“怎么啦,主动洗澡?平常不是嫌麻烦么。”玲王说着,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,熟练地帮他准备起换洗的衣服,“带上小黄鸭,我帮你搓背。”


他走进卧室,第一次进入摄像机的监控范围。直播间能清晰看到玲王穿着有些褶皱的白衬衫里衣,领带扯松了垮在脖子上,外套不翼而飞、大概脱在了客厅里。玲王抬手摘下辫子,柔顺的紫色短发披下来,挽起刘海别在耳后,打开床头昏黄的小夜灯,把头绳放在床头柜上,又伸手去解衬衫的扣子。


【?玲王居然有腹肌】

【长得米还没架子,这么人妻的少爷哪里找www】

【!光着上身的凪先生靠过来了】

【背也要美人帮你搓你现在在我这里是巨婴了凪男士!!(嫉妒到咬手帕)】

【怎么玲王走哪你跟哪啊(指指点点】

【笑的】

【一款一米九绝版跟宠】

【你们两个娃娃脸的腹肌真是一个比一个夸张】

【凪那是腹肌吗,那是长了一排玉米吧??】

【感觉可以在他强壮的玉米粒、不是、在他的腹肌上一头撞死】


“怎么啦?快去浴室把暖气开上,那里暖和。”玲王揉揉他乱翘的头发,把浴巾塞给他,“要我背吗?”


凪诚士郎摇摇头,盯着他,像是有话要说。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,他接过浴巾,依言往浴室去了。


玲王继续解扣子,脱完上衣,开始解腰带。弹幕立刻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屏息凝神,看他腰带扔到床上,然后把外裤脱下来,然后是最后一条长裤……被打断了。


“玲王——”凪拖长音,因为是在充满水声的浴室里,声音有些闷闷的,“先来浴室里嘛,我开好热水了哦,这里暖和。”


玲王停下手里的动作,将半脱的裤子穿好,披上浴巾往门外走,嘟囔着:“今天吹的什么风?是想要夸奖?或者有想要的礼物……”


【我看到了!!是黑色的!!黑色的苦茶子!!(声嘶力竭)】

【腰好细,超了】

【233333玲王心中的凪是三岁小孩吗】

【凪诚士郎你坏事做尽我要看只穿一条苦茶子的少爷!!】

【这届网友自重啊,网络并非法外之地(提裤)】

【太会惯了,太会惯了你玲王😭!!】

【我之前还怀疑你虐待动物,我错了,米菲兔你欠玲王的拿什么还😭😭】


过了将近一小时,水声停止。


玲王对网友的各种暴言毫不知情,他从雾气氤氲的浴室里走出来,把凪诚士郎按在床上,给他吹头发。


暖烘烘的风吹到发根,带走湿气;指腹不轻不重地为他按摩头皮,酥麻的感觉蔓延到整个上半身;蓬松柔顺的白色短发被吹起,他就像一株成熟的巨大蒲公英。


慵懒的米菲兔舒服地眯起眼睛,享受玲王温柔体贴的服务。他和玲王待在一起时,不需要做极限运动,也能感受到多巴胺在高速分泌——不需要费力,就能感受到幸福,不剧烈,但绵长。


凪突然睁开眼睛,朝玲王眨着无辜大眼:“玲王,睡觉之前想要喝温水。”


“吹完头发我去给你烧。”


等放下吹风机帮他顺了顺头发后,玲王起身去倒水。


他前脚刚踏出门,凪诚士郎立刻小跑着去把微型摄像机取下来,对着镜头悄声严肃道:“玲王是裸睡派哦,后面的内容禁止观看。”


【????】

【不是,凪你……】


凪诚士郎关掉摄像机,扔进柜子深处。直播间屏幕一黑,直播被切断了,徒留弹幕满屏的问号。


5、

凪诚士郎第二天起床,看到御影玲王坐在床头刷手机,嘴角带着一抹笑容,似乎心情颇好。


玲王见他醒了,笑眯眯地附身,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早安吻:“我去上班了。”


被亲懵的凪顶着一头乱毛捂起额头,常年半睁着的眼睛瞪得溜圆:?


等玲王关上大门的声音传过来,凪诚士郎才回过神。他困意消了大半,穿上拖鞋,打开手机,看到热搜第一条:#凪诚士郎 御影玲王 百年好合#,点击率破千万


热搜下的热评第一:

【御影玲王:这么热闹?他还在睡觉,别吵醒他啦】

❤️9999+  👍9999+  👁9999+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不太会结尾,有点仓促,只是想写亲亲,就这样啦

凪要是交往后一定是超级粘的糯米糍粑吧www好想造这种婚后的谣啊(。

喜欢的话就留下评论吧www

评论(38)
热度(5944)
  1. 共370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老星星 | Powered by LOFTER